首页 行业报告下载文章正文

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生态系统研究报告(29页)

行业报告下载 2019-08-27 23 管理员

生态系统的食物生产功能是人类开发利用历史最悠 久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,也是人类依赖自然最基础 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。耕地、草地和渔业用地组成 了人类的可更新膳食足迹。支持食物生产的建设用 地剥夺了自然可再生能力,支持食物生产的碳足迹 源自对耗竭型化石能源的利用,这两类足迹组分本 质上是不可再生的。可更新膳食足迹与人们生活的 富裕程度密切相关。在一定的收入范围内,生活越 富裕,人们获取动物性蛋白质的能力与需求越高, 可更新膳食足迹也相对越大。2014 年,中国人均 可更新膳食足迹 0.8 全球公顷,而日本与美国人均 可更新膳食足迹分别为 0.9 与 1.5 全球公顷。可更 新膳食足迹往往还具有地缘的色彩,例如,日本经 济发达,靠近海洋,拥有丰富的水产品,其可更新 膳食足迹以耕地与渔业用地为主;美国与中国草地 资源丰富,其可更新膳食足迹以耕地与草地为主。 中国区域间的生态足迹(图 2.6)、生物承载力(图 2.7)具有较明显的差异,这与全球情形类似。在中国, 城市化水平高的区域,其人均生态足迹普遍相对高; 人均生态资源丰富的区域,人均生物承载力普遍也 相对高。 2015 年,广东省(粤港澳大湾区大陆城市所属省) 城市化率为 68%,在全国大陆省份中仅低于京津沪 三个直辖市排名第 4 位。其人均生态足迹排名略低 于城市化水平排名,处于第 7 位(图 2.6)。

稠密人口的分母效应,加上扩张的城市、活跃的物流对 建设用地需求增长引发生态用地占用与破碎化,使 得广东省生态资本极为匮乏,其人均生物承载力仅 高于京津沪三市(图 2.7),总体来看,在中国大 陆省份中,广东省属于足迹高、承载力低、人均生 态赤字大的区域(图 2.8)。 在这样一个生态资本广泛被透支利用的全球、国家 与地区背景格局之中,很多地区的人们依靠发达的 交通与信息网络,超越地理的疆界获取生物承载力 资源来满足消费。这种做法只能缓解部分地区的生 态资本保护问题,无法从根本上化解区域发展所面 临的生态风险。生物多样性尤其本地物种对生态系 统的稳定往往起决定作用,它们的丧失会破坏生态 系统的结构与功能,使得整个生态系统面临巨大压 力(魏辅文等,2014)。然而,全球生物多样性正 在遭遇自其存在以来非重大突发地质历史事件下的 最严峻的存亡风险之中。全球 34%的沿海地区正处 于潜在恶化的高度危险中,另外有 17%的沿海地区 处于中等危险中(Diaz & Rosenberg,2008)。

湾区生物承载力总量的区域分布总体随距海距离的 增加而减少(图 3.2),与区域生态用地空间分布 规律总体一致(图 3.3)。湾区约 80% 的生物承载 力分布在肇庆、广州、江门、惠州、佛山这 5 个距 海相对远一些的城市,10% 多的生物承载力分布在 中山与东莞,不足 8% 的生物承载力分布在珠海、 深圳、香港与澳门 4 个多面临海的城市。 与 2000 年相比,2015 年肇庆、江门、中山、珠海 的生物承载力规模有所提高,但是,各城市生物承 载力提高的机制有所差异。江门生物承载力提高主 要得益于耕地生产力与林地生态建设的联合作用, 中山与珠海生物承载力提高主要得益于渔业的发 展,肇庆生物承载力提高主要得益于林地生态建设。 广州生物承载力受益于渔业的发展,但仅微弱变动。 其他城市的生物承载力总量变动也较微弱,主要由 于本底规模较小。

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生态系统研究报告(29页)

文件下载
资源名称: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生态系统研究报告(29页)


标签: 节能环保

站点地图   关于我们   意见反馈   免责声明     京ICP备12009579号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